Rick's Cafe:

不知不觉Gap year走过一半,此刻我正在神山冈仁波齐脚下的塔尔钦村,阿里一直是梦想,如今就在脚下,心情还比较平静。半年不停地行走,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,我也还是原来的我,浮躁依旧,狂妄依旧,no zuo no die依旧,不过每当我回忆所有遇见的人和事,总会心情晴朗,越是那些萍水相逢的友善,就越让我坚定地去怀揣着一颗感恩的心去与这个世界互动


距离冈仁波齐脚下的塔尔青村还剩最后的15公里,今天的骑行其实很轻松,忽然见到前边一辆面包车停在路边,藏族司机站在路边作伸手拦车状,我回头看看后边没有其他车辆,确定他是在向我招手,以为师傅寻求帮助,于是我停在他旁边。。。“走嘛,带你去塔尔钦,看你骑得很累~~~”师傅语气很平静,但一瞬间让我很感动,甚至受宠若惊,我表达了谢意,也说了自己是要坚持骑到冈仁波齐脚下的,“不收车费,不收车费”师傅还是很热情,但是见我执意要骑完剩下的路,他也不勉强,祝我一路顺利之后离开。。。


今天本来就是晴天,左侧的纳木纳尼和右侧的冈仁波齐巍峨矗立,英姿勃发,但真正让我心情灿烂的还是这样一个素昧平生的藏族司机,特意在路边停车想帮着搭我一程。。。


前些天骑行在帕羊到马攸木检查站的路上,遇见三个磕长头的人,三个信徒从玉树一步一磕,一路走来历时10个月了,路边有一辆大巴满载着新加坡游客,一些中年人纷纷下车掏出一张或几张百元大钞递给他们,等游客走后,我与这三个朝圣者聊了几句,他们给我分享了一些吃的,当时心里蛮过意不去的,因为这一趟朝圣或许会花掉他们全部的积蓄,尽管如此,带着所有家当上路的这三个玉树男人,还是愿意用仅有的微薄施善于人(或许是我当时看上去很苦逼)


不仅仅是这次骑行,回想以前,几乎每一次身处异乡的行走,都会遇到陌生人的善意,而这些总会超越那些被定格的风景,成为旅途中最美好的记忆。。。


马特鲁小城,烤馕批发处人群拥挤抢购,旁边卖烤肉的大哥见我不知所措,主动拿了我1埃镑然后挤进人群帮我斩获5个馕


东京的江户川桥地铁站,我身上没有足够的硬币也不知道该如何买票,一位老人从我手里拿过硬币,又替我垫上50日元,帮我买票,我一时忘了日语的“谢谢”怎么说,他已经微笑着转身离开


日喀则和萨迦之间的吉定县,我在小卖部里买干粮,老板给我打了个八折,说是刚刚在路上看到我骑车过来,觉得挺不容易的


乌代浦尔城市宫殿一个人闲晃,有个比较奔放的印度女孩过来搭讪要求合影,然后是三个,五个,一群,他们都会与我友好握手“Welcome to india”


江达到昌都准备搭车,还没走出县城还没伸出搭车手势,一辆SUV径直刹车在我们身侧,司机师傅问了我们的目的地之后豪爽地一挥手“上车!”


ACT徒步中,早起拍日出认识的墨西哥大叔奥斯卡,谈着旅行摄影的话题特别投机,隔了五天之后又在坨龙垭口偶遇,与我相拥庆祝,并邀请我去曼谷找他喝酒


年宝玉则上日干措湖畔,几个采川贝的藏族小伙子帮我们背包,带路去露营地并且协助我们升起篝火烘烤衣物,等我们煮好热腾腾的紫菜汤给他们喝时,他们却客气说不用然后离开


拜哈里耶绿洲的沙漠公路上,爆胎,所有路过的车辆都会主动停下询问是否需要帮助,一辆大货车的两个年轻人有着热火朝天的干劲,利索地帮助我们换好轮胎,


万象,赶上除夕夜,小伙伴们骑向大使馆被恶犬喝退,却意外得到中水电15局老挝总部的收留,一顿异国他乡但温暖丰盛的年夜饭


斋普尔,对着谷歌地图寻找回旅馆的路,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过来搭讪,并提出顺路带我过去,把我放到旅馆门口之后挥挥手离开,我回忆起他笑起来一口白净的牙齿,为自己一度怀疑他是坏人而内疚


暹粒,逛吴哥通王城时,我不记得是丢了什么东西,反正不重要,但是tutu车司机桑巴斯好像比我还着急,掉转车头就带我回去找,最终没找到,他还说了一句“sorry”


台湾骑行最后一天,711门口喝饮料休息时偶遇小安,一见如故,晚上我们到达台北之后,发现他在捷安特店门口等着,然后招待我们宵夜,小安说“相信以后你们在大陆,遇到台湾朋友,也会热情相待”,人与人之间的爱和善意是流动的~


其实也会遇到一些糟糕的事,但是我更容易铭记这些别人对我的好,也因为这些好,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是充满人情味的,即使陌生也不会让我恐惧或退缩


电影《真爱至上》里说“每当我为世界的现状感到沮丧时,我会想到伦敦希斯罗机场的接机室。”,而我,则会想到所有旅行中遇到的平凡的温暖,愿,好人一生平安


评论
热度 ( 574 )
  1. 心安为福Rick's Cafe 转载了此图片
    这家伙我开始欣赏
  2. Johnny的影像人生Rick's Cafe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很喜欢配文,感觉到素不相识的异乡人总能伸出援手,提供帮助,不求回报,心中升起一股暖流。

© Odin_n | Powered by LOFTER